ana-air canadia-bank Silk-air nissan acleda cab-bank

中国人离去后的西港现状

Ben Sokhean / Khmer Times No Comments Share:

在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的奥特斯海滩边,25岁的柬埔寨本地游客Oug Nov告诉高棉时报,和去年相比,这座海滨城市随着中国人的离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我和家人前几年来这里旅行时,基本订不到房间。听说当时很多楼都被中国投资者包租了,”  他说。

在过去的几年里,西港成为了许多中国淘金者的目的地。随着庞大的中国人口的流入,西港本地租金猛涨,当地房东在这股投资热潮中通过房屋与土地租赁赚到了不少。但物价的高涨,让柬埔寨本地游客哀叹连连。许多人与Oug Nov一样,抱怨在公共假期或周末期间很难在这座城市订到住宿。

但在去年底柬埔寨政府颁布的网络禁赌令和新冠病毒疫情的双重作用下,这一现象被完全打破。在这场淘金狂欢之后,在西港留下的是濒临破产的柬埔寨房东和大量的失业人员。

 

中国投资热潮的退去

“自今年年初以来,在西哈努克生活和工作的中国公民中有近80%已经离开,” 西港本地的政府人员称, “他们离开的原因是受到了本地社会政策和经济改变的影响。”

柬埔寨首相洪森于去年8月18日发布指令,禁止在王国境内进行任何在线和街机赌博活动,以维护国家安全和公共秩序。他表示,一些持有牌照的在线赌博机构进行非法运营,并以各种方式来威胁那些无法偿还赌博债务的赌客。

据柬埔寨移民总局报告称,自今年一月初禁止和关闭73家经营街机赌博的赌场以来,有超过20万中国公民离开了柬埔寨,而其中大部分来自西哈努克城。

根据省劳动部门的数据,在西港关闭了数十家赌场的情况下,约有2000名持有工作许可证的中国公民仍在该省居住,而近一万名当地工人已失业。

“在2019年,有两万多中国公民持有商务或工作许可证在西港工作,但目前统计下来只剩约两千人,” 省劳工部主任Yuv Khemara表示。

而年初在西港发现的一名中国籍新冠肺炎患者也让本地居民以及企业感到恐慌。

在最近对《高棉时报》的独家采访中,省政府发言人Kheang Phearom表示,在线赌博禁令造成了一群中国人的离去,而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则加剧了这场淘金热的退潮。

“来西港工作的中国人,大部分是建筑工人,网上赌博的工作人员,或者餐饮投资者等。所以,一旦网络赌博被禁止,许多人的生计就被切断了。“ 他说。

据Kheang Phearom 称,柬埔寨政府拨款2.94亿美元用于34个道路建设的项目,并于11月批准在西哈努克城开发一条主要道路。这些正在进行的重大道路建设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当地的中国的投资,使他们暂时停止了业务运营。

淘金潮后留下的柬埔寨人

漫步在这座曾经因中国投资兴旺而闻名的海滨城市,眼前呈现出的是一种截然不同的景观:一栋栋废弃的未完成建筑,空置的公寓,旅馆,酒店,关闭的超市,餐馆和赌场。

当地的承包商告诉高棉时报,中国人投资了这一地区的大部分建筑。但随着他们的撤离,各类业务也就停摆了。

在城市繁忙的街道上,还未完全建成的建筑物以高棉,中文和英文三种语言显示“待售”标志。

房东Uy Ratana表示,之前中国人大量涌入西哈努克城,她通过出租公寓给中国人,收入翻了好几翻。她说中国雇主是她主要的客户。他们为在赌场工作的柬埔寨工人租了公寓。然而,随着他们的离开,入住率急剧下降,超过一半的公寓空置。

她说:“自从政府禁止在线赌博以来,大多数中国雇主都离开了。他们在的时候会租下我的楼,给员工提供住宿。员工主要是柬埔寨人。当大多数赌场关闭时,柬埔寨工人失业,然后我们作为房东也遭受了损失。” 她说。 “之前我每个月每个房间的租金大概在200-300美元之间,然后一个房间可以住7-8个当地赌场的员工。“

“有些房东还从银行贷款,建造了一些公寓,供中国人或为中国雇主工作的柬埔寨人租用,现在他们大批量的离开,这些房东该如何偿还银行债务?”

据Uy Ratana称,许多柬埔寨本地房东投资了10万至20万建造公寓,是希望从每月的租金中赚3000至4000美元。但目前的情况,并不乐观。

她说:“我看到留在这座城市的中国人只剩下原来的百分之二十,而且随着冠状病毒的爆发,很多人都离开了西哈努克城,现在房间都空置着。”

她补充道:“我不知道如何形容这种情况,您现在看到一些已完工的公寓,但却挂着牌子表示正在出售。”

西港经济生态的思考

省政府发言人Kheang Phearom 却依旧看好西港的发展。

他表示,网络赌博禁令并不影响那些投资服装,鞋类和其他领域的人。他们仍然在该市持续投资,特别是在经济特区。在西港的道路建设完成后,他相信中国的投资热潮会渐渐回暖。

当地的一位房东也表示,希望在西哈努克市的道路工程完成后,中国投资者能够回到西哈努克市。

他说:“我认为我们的政府正在迫切关注这个问题。希望情况能有所好转。”

劳工与人权联盟项目经理Khun Tharo表示,中国淘金者大规模离开西哈努克城所造成的“危机“也显示了当地不够积极健康的经济生态。当地的经济不能完全依靠一方投资的驱使而发展,他呼吁政府能够更加重视从长远发展的角度来解决当前的问题。

对于依赖中国人收入的柬埔寨人来说,中国公民大规模离开西哈努克城是一个“危机”。他说,柬埔寨人民不应过分依赖中国人,而应依靠自己,同时呼吁政府应更重视从长远角度解决当前的问题。

Related Posts

Previous Article

10号公路开工暨55号公路通车仪式9日在菩萨省举行

Next Article

对话柬埔寨“外交青年” – 林伟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