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海新通道为中国西部赋能

新华社记者潘强 / Khmer Times No Comments Share:

近日,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这是中国深化陆海双向开放、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重要举措,规划期为2019年至2025年,展望到2035年。

根据规划,西部陆海新通道的战略定位是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战略通道,连接“一带”和“一路”的陆海联动通道,支撑西部地区参与国际经济合作的陆海贸易通道,促进交通物流经济深度融合的综合运输通道。

 “规划的发布进一步明确了西部各省份在新通道建设中的角色,有利于加速推进通道基础设施建设,提升通道运行与物流效率,将为西部地区经济发展和新一轮开放开发注入新动能。”广西大学中国—东盟研究院执行院长王玉主说。

在广西沿海铁路公司钦州港东站集装箱办理站,站长黄光辉正忙着指挥工人装载从新加坡运来的椰丝、木板等货物,这些货物将发往重庆、成都等内陆城市。

3年前,这个铁路货运站设立之初,每天只需1人值守,货物少且零散。“那时很长时间才装运一列车,如今每天至少得10人排班,一天装满3列车。”黄光辉说。

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这个办理站发送上行班列511列,同比增长超500%,发送箱数25958箱,同比超400%。

西部陆海新通道位于西部地区腹地,北接丝绸之路经济带,南连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协同衔接长江经济带,在区域协调发展格局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

2015年,中新两国政府签署《关于建设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的框架协议》。这是中新两国政府继合作建设苏州工业园和天津生态城后,在重庆设立的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2017年,陆海新通道建设启动。随着规划将内蒙古、西藏、海南等省区的纳入,西部陆海新通道国内参与省区正式扩至13个。

数据显示,目前,陆海新通道目的地已覆盖新加坡等全球71个国家和地区166个港口。除新加坡外,越南、老挝、泰国、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也对共建新通道表达了积极合作意愿。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中亚国家也表达了参与愿望。

新加坡太平船务有限公司近年来积极布局新通道重要节点。这家公司执行主席张松声介绍,2014年,他们携同新加坡港务集团等投资钦州港国际集装箱码头,2017年斥资100亿元人民币建设中新南宁国际物流园项目。

 “新通道将是促进中国—东盟贸易畅通的‘黄金通道’,是实现2020年双边贸易额达一万亿美元目标的重要基石。”张松声说。

位于中国西南边陲的广西与东盟海陆相连,地处中国—东盟国际大通道和西南地区出海的最前沿,是中国面向东盟合作的重要窗口。近年来,广西成为积极构筑陆海新通道的重要枢纽,助推中国—东盟互联互通升级。

规划明确,依托北部湾,将建设自重庆经贵阳、南宁至北部湾出海口(北部湾港、洋浦港),自重庆经怀化、柳州至北部湾出海口,以及自成都经泸州(宜宾)、百色至北部湾出海口三条通路,共同形成西部陆海新通道的主通道。

作为西部重要的出海大通道,广西北部湾港加快了建设步伐。目前,这个港口已开通外贸航线24条,实现东盟主要港口全覆盖,并开通至南非、印度的外贸远洋集装箱航线,至新加坡班轮每周2班常态化运行,至香港班轮实现天天班。

除了北部湾港,海南洋浦港也加快建设步伐。根据规划,至2020年,广西北部湾港、海南洋浦港集装箱吞吐量分别达到 500万、100万标箱,2025年分别达到1000万、500万标箱。

不仅仅是海上通道,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深入推进,中越陆路边境的货物运输规模也越来越大。“友谊关口岸跨境公路集装箱运输量呈现爆发式增长态势,日均通行货车从几年前的300辆左右增至1300辆左右,2018年运输约35万标箱,增长90%以上。”凭祥市委书记王方红说。

凭祥综合保税区管委会经贸和规划处主任科员王启云说:“几年前东盟国家前往欧洲的货物往往通过越南海防港等港口运输,约需45天,现在通过友谊关口岸到成都或重庆,然后再依靠中欧班列到欧洲,只需15天。”

根据规划,未来还将继续发展国际合作园区,积极支持通道沿线省份加强与东南亚等地区合作,加快中新、中缅、中马、中印尼等国际合作园区建设。

王玉主说,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是中国西部新一轮发展的重要机遇,各方需不断提升互联互通能力,提升口岸通关便利化水平,以项目建设带动产业发展,推进区域和国际合作走向纵深。(完)

Share and Like this post

Related Posts

Previous Article

欧盟启动1.24亿美元的项目以提振柬埔寨渔业

Next Article

中国“鲁班工坊”开启“一带一路”职业教育新风潮